新闻

走失老人被宣告死亡 家属与社区因遗产归属起争执

字号+ 作者:- 来源:- 2020-08-07 12:13:49

  走失老人被宣告死亡 家属与社区因遗产归属起争执 张文老人的户籍证明。   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 宋潇   “我的舅舅绝对不是五保户。”今年50岁的陈民,心里一直有个结,他的亲舅舅张文在走失七年后,被宣告死亡,名下14万余元财产与一...

  走失老人被宣告死亡 家属与社区因遗产归属起争执

张文老人的户籍证明。

  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 宋潇

  “我的舅舅绝对不是五保户。”今年50岁的陈民,心里一直有个结,他的亲舅舅张文在走失七年后,被宣告死亡,名下14万余元财产与一套安置房的归属,却引起了争执。

  2012年4月,成都龙泉驿区西河镇跃进村聋哑老人张文,骑着三轮车到十陵镇菜市卖菜,自此杳无踪迹。此后,家属多番寻人无果,于2014年选择报警。2019年,法院宣告张文死亡。而围绕老人的遗产继承问题,家属与社区之间,爆发了一场纠纷。

  社区认为,从1976年起,张文一直由村上和社区照顾,属于“五保户”,老人走失后,社保养老金、房产拆迁所回迁的房屋以及补偿款等费用,理应归还社区。可张文的外甥陈民和亲妹妹张娟却否认这样的说法,他们觉得,社区哪怕是“照顾”张文,也只是代管,并不能继承遗产。

  亲属回忆

  聋哑老人卖菜途中失踪

  2012年4月23日,张文骑着一辆三轮车,从西河镇跃进村(现为社区)七组的家中,前往十陵镇卖菜,之后再也没有回来。原本,陈民想让舅舅中午到他家吃饭,还叫了父亲去张文家,让两个老人搭伴过来。

  谁知人没到,失踪的消息却到了。陈民得知张文走失后,急忙到十陵镇寻人。而张文远嫁陕西的妹妹张娟也赶回成都,参与寻人。当时,和他们一起寻找的,还有一众亲戚和村民,“我舅舅虽是聋哑人,但身体很健康,不知道他为啥会突然消失。”陈民至今很纳闷。

  张文没有结婚,名下无儿无女,平时一个人居住。在村民眼里,他勤劳、乐于助人。陈民回忆,张文走失后,他曾问过村里人,到底有没有报警,“他们跟我说报了警。”之后,他们张贴寻人启事,在网站发布寻人信息,但都没有结果。

  2014年,在多番寻找无果后,张娟再次从陕西赶回,并于当年5月5日在龙泉驿区西河镇派出所报警。据接(报)处警登记表显示,报案人为张娟,并有“失踪后家属并未到派出所反映情况”的记录。对于当时为何没有报警,陈民说,由于跃进村的人告诉他已经报了警,他就没有再报。

  遗产纠纷

  14万元和一套安置房引争议

  张娟于1961年被拐卖至陕西省,后来返回成都,与家人取得联系。因她在陕西当地上户,户籍上并没有显示其与张文、陈民一家的亲属关系。但在张娟祖父母墓碑上的子孙名单里,显示张娟与张文系兄妹关系。

  张文的姐姐即陈民的母亲,在去世之前,对陈民千叮咛万嘱咐,让他一定要照顾好张文。

  1981年,跃进村用晒坝处的两间半房屋,与张文进行置换,张文在此居住,直至该房屋被拆迁。

  2004年,因附近某区域扩建,跃进村为张文办理了农转非手续,将张文的0.3亩土地指标交出。作为补偿,征地方赔付张文8000元。

  2008年7月,龙泉驿区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开始向张文发放养老金,直至2016年3月。

  2010年,因居住的房屋属拆迁范围,张文签订了拆迁补偿协议。一年后,因为房屋漏水,跃进社区对张文的房屋进行维修,花费5000多元。陈民说,这笔钱用的就是当年应赔付张文的8000元,但余款并未支付给张文。

  2012年,张文突然走失,他生前居住的房屋也被拆除。2017年12月23日,西河镇政府及跃进社区将当地某小区一个套一房产分配到张文名下。

  张文的拆迁补偿款及养老金则由西河镇跃进社区七组保管。据统计,截至2018年2月6日,张文名下各种费用余额为140387.56元。

  围绕这笔费用和房产继承问题,张文亲属与跃进村七组产生了争议。

  争|议|焦|点

  老人是否是“五保户”?

  2019年8月1日,经张娟申请,龙泉驿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决,宣告张文死亡。

  在这之前,张文的亲属曾多次找社区协商,询问这笔费用和房子的继承问题,但遭到拒绝。陈民说,由于社区否认张娟和张文的亲属关系,在不得已的情况下,他们通过众多血缘亲属签字按手印,确认了张娟与张文的兄妹关系。

  2020年4月,这起“遗产纠纷”在龙泉驿区人民法院十陵法庭开庭审理。据陈民描述,在庭审过程中,被告跃进社区和跃进社区七组表示,他们自1976年起就在照顾张文,给其五保户待遇,可对于这个说法,陈民予以否认。

  在法庭向龙泉驿区西河镇政府调取的《2007年龙泉驿区西河镇五保户第二季度供养经费发放花名册》、《2008年龙泉驿区西河镇五保户第一季度供养经费发放花名册》中,张文的登记日期为2003年8月1日。但是对于该证据,陈民和张娟却认为,张文从未在2003年8月1日签订《五保户供养协议》,从2003年8月1日至其走失,未享受过五保户的待遇。

  张文是否属于“五保户”,双方一直僵持不下。

  社|区|回|应

  从未说过老人遗产要收归村上

  记者与跃进社区七组相关负责人取得联系,对方告知,并不是说张文的遗产就要归于村组,而是因为对于张娟与张文的关系,村组并不认可,“他有个亲妹妹,但是这几十年都没扶养过他,一直都是村上在管。”

  而现在存在争议的张文14万元财产和一套安置房,属于分房时村组花钱用“退费入保”的方式买回的,因此,不管是当时的村组还是现在的社区,都曾经照顾过张文,并且代管他的社保养老金等费用。

  跃进社区居委会相关负责人称,对于张文的遗产,村上自始至终没有说过要收归村上。当记者表示想进一步了解这起遗产纠纷的具体情况时,该负责人谢绝了采访。

  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【编辑:陈海峰】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 
相关文章
  • 甘肃促家政服务业发展:建信用体系 技能扶贫...

  • 四川甘孜州道孚县发生3.2级地震 震源深度...

  • 党的领导,创造罕见奇迹的“定海神针”

  • 为构建新发展格局提供强大开放动能

  • 安徽村级文化中心覆盖率超90%

  • 部分高校宣布已建成世界一流大学 教育部回应

  • “百香”芬芳 “金鸡”报晓——赣南留车村的...

  • 青海召开创建全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省动员大会